清明

企鹅2653690263.本行演绎半调子文手画手.跳进历史深坑无法自拔x

安卓端如何退回lofter历史版本

扩散一下

良似.:

得救了


子瞻:



虽然觉得很多小伙伴都知道,但为了可能不太那么清楚方法的小可爱们说一下。先不论新版界面好不好看,有没有各种既视感。新版本的lofter严重不利于圈内新人,容易造成流量的两极分化。想必很多产出者已经从阅读量上有了感受。目前如何询问lofter小秘书都得不到正面回应,那就只能我们自力更生。如果可以希望大家耽误一两分钟的功夫,更改一下版本。产粮都是靠爱发电,每个产出者都希望自己的东西被更多人看到,得到认可。大触老师们的粮当然好吃,我们也很喜欢,但希望lofter多给新人一些机会,他们也同样优秀!




求大家扩散转发,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首先卸载当前版本的LOFTER




1:打开一个手机应用市场,我这里用的是360







2:找到历史版本的标记







3找到5.9.12版本(有打赏功能),再往前的版本无




4有的手机可能会弹出这个提醒,点继续安装旧版本就行







5.重新登陆后版本界面就是以前的样子了。


[西汉组]-Destiny[宿命].教廷paro.主邦信.[拾]

除夕夜更文嘿嘿嘿——

惯例tag不妥之处通知即刻删除x

——————————————————

Part ten[第十章]:重温初见.
.
蝙蝠这种夜行生物总是在阴影中活动,穿梭过月光投射下的斑驳树影,倒挂于屋檐下,收拢双翅掩藏眸珠中的红光。然而在预言故事中——它也曾被阳光眷顾。
.
时隔八百年。
.
尽管那是作为见风使舵这种恶行的反面教材,但在一些方面它也恰巧透着一个人的影子,他曾是教廷的圣光,所持代表神权的悬顶之剑在圣战的战场上立下赫赫战功,但那柄圣器已沾染了血气,与那双明朗的蓝眸一同变了模样,仅有鲜少几名命运的丝线被①命运三女神联结起来的那和达摩克利斯之剑本任主人有着无法割舍的羁绊的人能够看透圣剑血红的伪装。
照理那以血为食的黑暗生物无法接触教廷的圣物,所以正十字架就成为了最便捷的通行证,不在特殊时期想要穿过各个关卡几乎是畅通无阻的状态。那个组织所代表的是信仰啊——许多人是这样相信沾着的。
.
这让那换上曾经的面目的伯爵在心底暗讽愚昧,就算换上一副人类模样阳光还是会让吸血鬼体制的他感到不适。他厌恶那颜色但又谈不上恶心,带着暖意的温度陌生且熟悉,指尖抚过肩饰鹰兽,神经能清晰感受到每一缕雕刻而成的羽毛的缝隙纹路,他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去弄出这样一套行头,去还原那早被自己丢进火炉焚烧殆尽的属于教廷的衣物,当然很多细节也差不多忘干净了,所以整个行装比起当初简约不少,之前是繁华气派的骑士战甲,而少了那些闪光的铁甲便收了锋锐带上了些许文质像是个普通教士,然而那金发蓝眼实在太过耀眼夺目。
所以他在路上被个不长眼的吸血鬼盯上了,这让伯爵阶位的德古拉极度不爽动了折磨人的心思——如果那个瞎子没有被正在巡查的特使一枪毙命的话。
.
这才真正算是刘邦与韩信的初见。
.
与过去的形式截然不同,但同样的两个灵魂没有改变,碰击产生的共鸣频率依旧,只是双方怀揣的心思悄然变化着,不过相对而言仍旧是一个目的单纯一个目的不纯。
——哦!实在感谢那个有眼无珠的家伙!
他那双蓝眸一瞬间亮起雀跃神采,也就没太计较什么,反正都化成灰消失了。
.
目的不纯的那位的喜悦倒是单纯的,得多亏当初背下的圣经与一些条例,扮演一个教士对刘邦而言简直信手拈来。他这一趟并非心血来潮而已有计划预谋,但能这么快碰上韩信绝对是意料之外的事。而且相处得十分顺利,虽然比起四百年前着实差了不止一点,不过伯爵倒是把能和范海辛相比定成了个小目标。
“刘季。”
他用的是这个名字,可不是随口胡诌那不是他的风格。他为了自己目的可是废了一定心思找一个合适的人,让他人间蒸发然后自己替掉那个身份,这结果十分完美,至少达到了德古拉那挑剔的标准。
伯爵在动手前原来是打算给那现在早就被毁尸灭迹的可怜且无辜的家伙一个痛快,至于为什么后来打消了这个念头,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可能是因为那张和自己曾经有八成相似的面容以及明显用于添补空缺的作用,反正根据那些信息伯爵当时是一把给人扣上了伪劣品的帽子,然后一把把人扔进了尼伯龙根。这是种非常方便的毁尸灭迹的方式,等人失血而死后尸体吸引来的秃鹫就会把干瘪的尸身啃食至面目全非甚至可能只剩一副白骨。
补充说明,伯爵一点不觉得他“可怜且无辜”。
.
刘邦毅然决然地把原先计划内身为一个吸血鬼伯爵该做的事情搁在一旁,以他对那昆古尼尔持有者的灵魂的了解,配上适当的死皮赖脸他这几天基本上就是充当个牛皮糖;韩信则是意外地觉得他们性格能合得来——李白听张良说了这件事之后心理极度不平衡,但后来转念想到四百年前的事情倒也觉得再正常不过了。
.
“他们三人之间的命运牵扯,可能即便是主也难以解开。”
这是来自加百列的评价。
“兴许算是自讨苦吃自寻烦恼?”
.
不论原先的计划如何,伯爵自认为自己的那些泛滥成灾的私心不会造成什么影响,他享受三人一同的时光,甚至寻到了百年未触到的归属感,尽管他明白持有圣杯的张良大概早已看穿,然而在张良私下找他之前他并不明白教廷的宗主教为什么没有揭穿反而持半睁半闭的模糊态度。不被上帝且不被撒旦接纳的德古拉需要面对的也许会是来自神明的报复,与他所亲近的灵魂就也理所当然地成为了首要对象。
-
注释:
①命运三女神:出自希腊神话。作为宇宙混沌之初最早产生的神,命运女神负责掌控包含泰坦十二天神及奥林匹斯十二主神在内的整个欧洲神话系统中所有神的命运,同时也支配着每一个凡人的命运,是能量最为强大的天神。她们的任务是纺制人间的命运之线,同时按次序剪断生命之线。(摘自百度百科)

[西汉组]-Destiny[宿命].教廷paro.主邦信.[玖]

emmmm好久没更了x
过度章节.接下来的剧情可能无厘头预警?然后请信仰基督者自觉回避x瞎几把丢.
下一章我邦才重新登场,本章无邦但总体我还是打个邦信tag?咳不妥即删x
那么x以下正文?

—————————————————

Part nine[第九章]:回归.
.
人类的城市比起血族境内不知有生气多少,边境地区好歹也算是商贸繁荣的地带,尽管隔着尼伯龙根有着一个信仰对立的种族虎视眈眈,但非战时并不影响贸易发展。为了防御与彰显威严的高墙也阻拦不了城内的杂嚷,马蹄哒哒与木轮吱呀声交织,布衣素裙的妇女牵着孩童踩着欢快的步子穿过长街,明媚的眸点亮了本属暗沉的衣色;来自各公国各城市地区的商人运来带着不同特色的商品,形式各异琳琅满目,一街摊子几乎寻不见重样的。
那落在屋墙上的日光依旧和煦轻柔,温度怡人裸露在外的皮肤不至感到灼热,熙熙攘攘的人群谈着的内容无非些讨价还价及家常琐事,失踪者大多被找回至少除开那突然开始的修固城墙工程,这座战时的边境要塞还是一片祥和安逸的景象。
.
教廷上头对于一些消息封锁的很好,甚至那些正搬砖接瓦的修墙工人都不明白做这件事的原因——事实上这有些多此一举——如果被德古拉看到的话他一定会这样评价。
“他们的思想控制做的好极了,会明白这究竟是什么概念的人凤毛麟角平民大多目不识丁,为了彰显自己对信仰的虔诚——多么可悲而又愚蠢的想法。”
.
尽管近期这一系列波澜被成功压了下来,但关于那位小姐的事情给张良惹了不少麻烦,虽然其中不排除有人刻意为之的成分,但甚至连尸首都未能带回自然少不了那些平日微抬下颚惺惺作态的贵妇一通碎嘴子,收到消息时那位太太的泪糊花了她一脸的脂粉本成熟美貌的脸却是陋态尽显,然后那些东西的颜色随着泪水被蹭到了衣物上,那变得肮脏的昂贵的布料又能害惨一批女仆家丁。她在客厅的壁炉上的耶稣圣象前哭得浑身颤抖,做出祷告姿态然而从口中吐出的却是尖锐而恶毒的对吸血鬼的咒骂,声音是独属于女性的尖细,因为情绪使然刺耳的紧。她的丈夫同样如此——只不过较女人他会更为粗鲁,词汇中带着不少所谓污秽之物,然而他毫无意识。
张良漠然地目睹了全过程,本来处理善后就让他心力交瘁,而且他并没有感受到多少属于对故女的痛心情绪,兴许太太是有的。但鬼知道那撕心裂肺的哭声里面有多少是对不翼而飞的利益的可惜。他很清楚的知道他们的女儿也就是露娜小姐,那名死于韩信枪下的吸血鬼子爵,与某为世袭贵族公子有着铁板钉钉的婚约。
.
“rest in peace.”
.
得说宗主教以及圣杯圣器者的身份还是给了张良极大的方便,至少没什么人有资格明目张胆质疑他的话。
他得替那位灰飞烟灭的准贵族夫人祷告,落在他面颊的透过教堂的珐琅窗的柔光似乎有种特殊的魔力让人相信上帝确实能听到他的声音。然后他解释事情的大致经过,当然其中没有几句实话。张良一点不想让他们去找还在养伤的韩信任何麻烦,编个合情合理的故事对他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哦所以阿尔忒弥斯先生与夫人才会如此咒骂吸血鬼,只是不知道那位“睡糊涂”了的伯爵会不会连打三声喷嚏。
由于他是私自进入血族领地未经任何审批,回来后来自教廷内部的麻烦也是一波接着一波,来自为自己谋权夺利者的诘问、为难,接踵而至,然而其他人不了解在血族境内的情况也无法开口为其申辩,要不是李白破天荒的出现提出宗主教救援及时,恐怕这件事会给张良带来更多麻烦。
.
所以韩信见着了张良那双眸子下厚积的黑晕,那平日里冷静清明的眼睛此时却藏不住那已经溢出眼眶的疲惫,披着宽大教袍的身影单薄不少,甚至那帽子都让人觉得随时能把他压垮。
“阿尔忒弥斯家那边……?”
.
夕阳余晖下的天空被橙红浸染,城楼印着万丈霞光更显气势磅礴,斜晖映在归鸟剪空的翅尖洁白的羽翼衬托暖光,它穿过钟楼顶端披着晚霞远去如印在画布上的黑点。迎着红霞张良的脸色看起来也红润不少,然而透过他目前的圆玻璃那双琥珀眸中积满了忡忡忧心,然而并不是对着血族的方向,而是一处边境的山脉,需要极目远眺才能望见的地方——但即便如此也仅是一个模糊的轮廓在尘灰中朦胧。
“你伤还没好,别……”
张良似乎一直在走神没有回答韩信的问题,而是像是突然回过神来略偏过头由侧脸映对残阳。
.
“我又不是太白。”
韩信的左臂被缠着绷带留出一条较长的绕过脖子后将先前被扭折的小臂挂在脖上,然而他颈侧也用绷带缠着纱布,那白纱上似乎还浸着隐约血丝。
.
因为被张良勒令好好养伤的特使褪下了那身战甲,然而那身型的挺拔丝毫未减,用于束发的的铁环反射已被山峦遮挡的余辉依然在城楼上亮起耀眼的白十字芒,眉锋凌厉与其枪刃一般,蓝眸沉凝视线不偏不倚向血族的城市延伸,他不自觉攥起右拳,手背上青筋隐约可见。
张良见他有些愤恨地咬了咬牙,然后松开了紧握的拳。他抿抿唇,像是尽力咽下了什么暗自护住怀里的言灵之书,按着书封的指节发白。他转过身不动声色地拢了拢宽大的袖子,为了掩藏什么而垂眸。
“德古拉不是普通的伯爵阶,你在击杀一名子爵后无力与其再战实施正常,不必太过介怀。”
.
这段话是在张良脑中经过层层过滤才从口中道出,他内心所想要表达的东西经过理智的筛选与包裹被掩盖,或者说有一种力量不允许他这么做,压抑着他内心咆哮着的反抗,令他只得选择沉默又或极度隐晦的表达。
.
韩信的眼中闪过几丝疑惑,他明白张良为什么最开始没有回答他的话——答案就是张良眼底的黑晕,但是他却是没弄懂张良话里的意思,又或者说,他觉得自之前的事件而来张良就有些反常,但这位仅与自己熟识又因为自己的原因和李白还能搭上几句话的宗主教向来有些神秘,也说不上哪里不对劲。
“那个吸血鬼怎么会是达摩克利斯之剑的……”
他想张良也许有什么无法言出的东西,回想那有些意义不明的话与德古拉有关正巧自己也有疑惑便开口问了,也在尝试猜测张良的内心,如果对了,好给他一个开口的理由。
.
唇上手指轻摁的触感止住了他已经冒到喉口的话,韩信一愣对上了张良那双琥珀眼。因为身高问题张良需要微微抬头冲人摆出噤声手势,但他盯住韩信双眸的眼睛瞳中是与那眼眶周围的黑眼圈所不符的精神,竖起的食指纤长且带着警告与不容置疑。特使向那黑色瞳孔的深处望去,其中那与骑士眸中类似的坚毅令人意外。
宗主教薄唇张合,刻意放慢的语速中藏着平日难寻的严厉。
.
“好奇心会害死猫。”
.
张良忽然收了眼角的锋芒,抬手将眼镜向上推了推恢复原先的温文尔雅,长袍随着人的离去抚开沙尘在地上拖过一道痕迹。他背向韩信,藏住暗自瞥向言灵之书的那抹余光。
“我曾给过你答案。”

伯爵大人的情话.

依旧是屯句子不打tag.


"你的枪尖只能指向我的心脏,永生永世."
"我想着那双蓝眼睛,每时每刻每分每秒,足足想了四百年."






不久后可能会有伯爵的性格设出来.本行是演绎嘛x

就码个句子.农药相关不打tag.

"你将是我此生枪尖所向."
"My pleasure."










我的荣幸,特使先生.
.
—————————————————
哈哈哈哈哈哈肯定没人看到.耶.
宿命后文会用到xxxx对着永恒之枪发誓不能反悔的设定真是……
带感啊.

透明文手小秘密

大概是这个理.

如遇: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6.时常会自暴自弃,算了算了,溜了溜了,反正也没人看。






7.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赞!了!






8.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啊,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






9.不停地写不停的写,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10.很想放弃,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拉不到……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






11.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心理极其矛盾。






12.笔力撑不起脑洞,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苦闷.jpg)。






13.会来回的看评论,想说很多话,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






14.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15.被叫大佬/太太超级惶恐,不,我不是!






16.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

















※欢迎大家补充啊。

[西汉组]-Destiny[宿命].教廷paro.主邦信.[捌]

本章涉及一些关于范海辛的私设x懒得解释……
废话见篇后x

———————————————————
Part eight[第八章]:故人.
.
德古拉要真听话把人放下那他就不是血族伯爵了,尽管他本来就不像,但就算是以曾经的他的立场也不会把到手的东西拱手相让。
——啊不对,不能把特使和那些仅表面浮华的无用摆设相提并论。
.
“你应当是第三……不对第二任?圣杯至今应当只认了两任主人。”
他根本没有去理会张良的话,面露思索神情自言自语,双臂依然紧锢陷入半昏迷状态的特使没有丝毫放开的意思。德古拉抬眼对上那双泛光的琥珀眼眸,裂开嘴角笑意中有隐几分自嘲。
“可以的啊——我刚睡醒就派了两个老朋友来见我,教廷那帮人决定打感情牌吗?啊你应当会是宗主教来着?又被教皇联合红衣主教针对了?”
他的话说得令张良一怔,像是被什么东西噎住了一般,随后皱了眉;只是那从眼睛中流露的情绪被阻拦在前的镜片截断,看不清眸光。
.
张良闭口不言,微含下颚因为反光那圆形镜片白了一片,斑斑点点的橙红从圣杯杯口溢出,在空中组合细看似乎是一串串文字,但那并不是①拉丁文,反而像是些奇形怪状的符号,也没人能看懂。
.
而德古拉面上丝毫不见紧张神色,只有那张开的巨大蝠翼四周漫开了红色血雾,然而他依旧在自说自话,血色的眼眸神采奕奕表面所流露的着实是故友重逢的欣喜。
“福音你就不能说几句话吗——四百年前的你可没现在这样。说起来你是怎么进来的?圣杯的战斗能力并不强。”
吸血鬼刻意地蹙起眉毛,脸上大写上委屈,就差抿起嘴唇泪眼汪汪,看着确实可怜兮兮起来但却有种说不出的违和。他拔起插在地上的剑,嵌在上面的眼睛动了动忽然间死死盯住永恒之枪所在的方向,中央那缩起的针状瞳孔给予人毛骨悚然的窒息感;伯爵的眼神也顺着那眼瞳的视线望去,立刻褪去了先前搞怪的表情红眸随着眉间逐渐浓郁的戾色亮起。
“好端端的百年老友聚会怎么混进来了个外人。”
.
“哇德古拉你也太绝情了——”
.
范海辛的声音与风刃的破空声一同响起,白色的剑光破空将那几只围绕在永恒之枪周围的蝙蝠斩落,没了拖力枪也随之落下斜插进石砖。
.
“我把你当老朋友,你把我当外人,别忘了四百年前把你撵回去睡觉的人。”
.
附着在剑身上的血液掩盖了它的锐利锋芒,猩红的液体未干顺着侧锋流下滴落在地,剑客的步伐带着血痕,蓝紫的帽檐衣摆沾上的血污让他染上了些死神般的狰狞,蝙蝠眼中的红光与城堡内最后一双亮起的眼睛一同暗下。
“所以我好心帮你把那些想要偷吃东西的家伙全解决了。”
他抬手向上拉了拉帽檐,阴影遮拦下的眼眸露出,在那残忍和污秽中透出天使一般十足的明亮纯粹。
.
“范海辛?②加百列?的确是老熟人,但我和你这来自天堂的耶和华的爪牙可从来不是朋友关系,不过你想回去见你所信仰,所崇敬的主的话,看在你是四百年前的熟人的份上——”
德古拉舔过指尖上的沾着的从特使的血,早已浸红的达摩克利斯被人挥起斩出一道笔直的刃芒,他现在也不知道该不该庆幸怀里人没有丝毫清醒的迹象。韩信半闔的眼中藏匿混沌蓝光,因为失血大脑混乱耳畔嗡鸣一片听不清他们的言语,眼底的青灰透着无力,思维的齿轮停滞不动神经系统似乎失去了对身体下达指令的能力;所以他不知道这一切的罪魁祸手是德古拉在吸血时趁机下的禁锢咒。伤口中溢出的血在皮肤上绘成暗红星芒在散乱的发丝下明灭,失血导致的供氧困难让他下意识的去大口呼吸,然而凹陷的胸甲限制了胸口的起伏将特使的额头闷出一层细密汗珠。
厌恶并仇恨着神明的伯爵自然不想就让人把他自认为好不容易救下的人带走,但拖下去特使必定会死——所有人都清楚。
——玩过头了。
.
在时间的洗刷下性子逐渐古怪偏执的伯爵对此莫名的恼火起来,锢住人的左手没有松开的意思,蝠翼煽动扬起狂风充斥着他的滔天怒意。伴随着皮靴踏地的声音吸血鬼带着的劲风一如那红眸中盛放的杀意。剑刃危险的锋锐直逼范海辛咽喉,然而在他身周突然亮起的圆形金光筑成的壁垒让他眼前一花,同时李白的剑影悄然而至。
.
范海辛的剑术可以说是十分刁钻,三道白光皆指人要害之处。因为刚刚一瞬间的眼花让德古拉错过了最佳的闪避时间,面对这勉强算是性命危机关头他的面色总算完全被认真取代,有些不悦地咋舌步伐一顿迅速收拢双翼挡下李白的攻击,同时回身再度张开翅膀向上的风掀起李白的帽子骨上接着的利爪顺着那动作在剑客的脸上留下一道浅痕,整个人顺势退开将韩信的脑侧按在自己胸前柔软的衣料上以防惯性让他的脑部撞上肩甲。
“比起上一任退步了啊范海辛,当初你的速度可快不少,剑影也有四道。”
德古拉嘴角微扬成一个嘲讽的弧度,他的衣着依旧整齐白色领巾微染纤尘,尽管实际上他内心焦急泛滥,但表面上依旧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
“四道也太多此一举了吧?除开眉心咽喉心脏还能有哪个要害?”李白面对嘲讽倒泰然自若,甚至还捏着下巴做出思考模样,然后一拍拳好似恍然大悟,“你们究竟是有什么深仇大恨?情敌?真犯得着吗?”
.
韩信昏厥,李白脑回路新奇,德古拉……
.
全程未挪过一步的张良此时觉得场面好像有些失控,当然他也清楚现在不是研究人与人的头脑结构的区别的时候,估计现在双方都抱着等对方先放弃的心态,这样拖下去重言注定成为牺牲品——摸不透德古拉的想法,但……
“你确实慢了,以我估测的低阶数量你犯不着花这么久时间。”
张良伸手推了推眼镜,本就皱起的秀眉锁得更深了些。
“非要我把搜酒窖的时候掐着时间找酒的事情说出来吗子房?我来的路上把威士忌喝完了……想不到这家伙苏醒得这么早……”
李白的声音因为心虚而渐渐小了下去,张良开始忍不住感叹人与人的头脑结构真是差别巨大。
.
感觉自己似乎被忽视的伯爵颇为理所当然地感到不满,他们绝不会轻易放弃特使,至少张良不会,也抱着和自己一样的想法吗?
.
因为刚才战斗的几下震荡让韩信无意识轻咳几声,血已经从铁甲的缝隙中流出滴落在地。伯爵急到青筋突跳,头一次感觉变成吸血鬼用不了治愈术是件麻烦事,不知作何感想冲着教廷的两人喊出了句不管是与自己的身份或是目前情势完全不符的话:
“你们要是来救人的就别把治愈术掖在怀里!”
.
他翅膀一扇,直接选择性无视了一旁的李白悬停在张良面前,银白发丝因身周的能量波动散开。李白提剑准备来援却一头撞上张良抬手唤出的半透明的金色壁垒,浮在手心之上的言灵之书被金光包裹点亮了那双澄澈眼眸。
“你会害死他。”
张良低声吟唱出教廷的圣歌,晦涩的拉丁文在他口中在原先的古朴高贵上增添了几分和煦,他掌心中的光团渐渐分解成斑点荧光通过铠甲的缝隙。待施术完毕他抬起头对上那双满是血腥的瞳眸,语气平和然目光如炬。
.
“你迄今没看透教廷那帮家伙的本质?”
德古拉的质问中带着惊诧与若有若无的悲哀,他故意凑近对方的脸试图施以压迫感,他咬着尖牙嚼着每一个字,像是在咀嚼那些被他所背弃者的血肉一般。
“你没有上任福音的记忆,但你们的智慧是相同的。那群人之中有多少颗由金银珠宝那种徒有其表的东西铸成的你不明白?他们原本鲜红的心脏早就腐烂发酵散发令人作呕的气味,那群教士们为了自己只会牺牲你们这些圣器者——持有圣杯的你明白的吧!不管是被摘除的画像还是你们的结局!”
他揪起张良的衣领,语气愈发高昂,语速飞快透着刻骨的痛心,尖锐了呀在张合的唇间出没,苍白的脸庞有些病态的疯狂,字字揪心锋锐如刃。
“你们都会被害死——明白吗?”
.
“但你该明白你是他的直接死因,我是连锁反应,不管过程怎么变动,但是性质不变。”
“而且,有些事你也该明白。”
.
张良圆框眼镜后的目光依然平静,语调冷淡宛若在讲述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件。那句话像是一桶淋了德古拉一头的冰水,寒冷浇灭了他脑子燃烧着的怒火,也一身湿透。
“听着,言灵之书本就是你的东西,别让特使接触,这是和潘多拉魔盒一样的东西——对他而言。我不清楚上任福音牺牲自己的性命做了什么,但某种意义上和他说同一个人的你迟早会知道。”
“用圣杯保护好你们,拯救你们,这是请求。”
伯爵一震翼翅,原先所处的位置漫开黑红血雾,似乎有几只蝙蝠从那称不上明亮的月下划过,带着微小的梭梭空气流动声融入夜色。
.
韩信一只胳膊挂在张良肩上以支撑体重,脖颈一侧的星芒逐渐淡去。特使感觉自己的大脑似乎又恢复了运转,然而记忆仍停留在被吸血之前下意识挣扎着抬起眼皮,然而未等他看清摊开的书页上那些赤金的符文,张良直截了当合上书本掐起昏睡咒一拍韩信后颈。
.
“虽然狼狈了点,但战绩里又多了一名子爵,也不亏。”
.
李白打量了下张良的脸色和眼神,十分识趣的没多问一个字。他看着扶人都有些吃力的张良自觉上前搭把手将人背起,见对方欲言又止的神情会意给人塞下客定心丸。
“只字不提,天不知地不知你我德古拉知——哦我一知半解。”
李白习惯性拧开酒瓶盖子将瓶口往嘴里送,仰头却没有一滴液体流出。
“……忘了那家伙的一地窖的红酒估计全过了最佳饮用年份,没有一桶味道对头。”
张良只是听着,圣杯亮起其中的清水翻起波澜。
.
“我调整了我们的时间与整个世界的时间的比值,趁他们边境部署还未恢复,尽早离开吧。”
-
注释:
①拉丁文:在欧洲文艺复兴前宗教书籍作品等皆用拉丁文书写。[这个应该很多人都知道怕有人不知道然后看的云里雾里特意备注]
②加百列:《范海辛》电影梗,涉及范海辛传说。范海辛为大天使长加百列的化身,因为与上帝又分歧被贬到人间磨练,详情百度。
———————————————————

篇后废话.
咳x玩李白的能看出我用了什么梗吗x然后前两章节地址见评论x

算是一对,(伪)情头?
给cp画的嘿嘿嘿,手绘+手机拍照+学校摸鱼……
沉迷他们的教廷设无法自拔x
是邦信[推眼镜.

伯爵那张好像因为本子的缘故拍得有的崩?

《宿命》的第七章,伯爵出场心情激动咳咳咳咳咳.
没有车就是单纯的地咚吸血好像被查了xxxx所以尝试走图片,还有内容但无奈手机配置里没法弄长图所以只能一张一张截,剩下的内容地址在评论区里放xxx
依旧,tag若有不妥之处回复即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