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

企鹅2653690263.本行演绎半调子文手画手.跳进历史深坑无法自拔x

[西汉组]-Destiny[宿命].皮肤向.主邦信.[贰]

依旧注意看注释.
tag较Part one有所改动主要内容不变.若有不妥评论提出看到即删.
.
前期看剧情摸不着头脑是正常现象x有看魔圆的感觉也是正常现象x
———————————————————
Part two[第二章]:圣会.
.
发生在韩信接到信的一天前,皇城大教堂召开了一场由教皇主持的高层会议。他们在耶稣的圣象前摆上长桌,召集了全部的首主教,枢机主教与全部的都主教也都到了场。尽管这会议由教皇主持的,但它的发起人却是教廷史上最年轻的宗主教张良。说起来也奇怪,这负责研究言灵之书的宗主教先前基本上就是沉迷在这奇怪的书中的赤红色字符中无法自拔,然而前些日子突然找上教皇说了一通与这言灵之书毫无干系的分析推理,其内容却也有理有据惊出了那老教皇一身虚汗,袍袖一挥就喊着要召开教廷的“①圣会”通知到各地的应当前来的主教身上。
.
此时有些主教才风尘仆仆的赶来,隐约可见那眼下灰黑的阴霾——估计是舟车劳顿睡眠不足的缘故——虽然是紧急会议甚至是圣会,但那些人对这个年轻宗主教的不满之情完全呈现在了那明显的黑眼圈上。只是碍于身份差距没有出言阴损。
.
上次圣战已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安逸久了,也就全都散漫了。
.
然而这个发起者却是坐在教皇主位左侧第一位的椅子上,将②言灵之书放置在膝上,左手撑着下巴微侧过头对着耶稣象后的拼出圣母的彩色玻璃发呆。朝阳浅黄的光晕透过五彩的玻璃被染色了各种颜色,糅杂在一起像是梦幻的泡影般一触即碎,是与天国一般虚无缥缈但又令人向往的存在。从穹顶上的天窗透进的彩光落在他帽檐下奶金色的发丝上晕开霓虹般的色彩饶是好看,同时也柔和了他的面部棱角,琥珀色的瞳眸流光溢彩整个场景像是③拉斐尔笔下的油画。大门边上的侍者宣读着到达者名字的声音不绝于耳他也直接当做耳旁风就这么刮了过去。
.
毕竟像是张良这样年龄却贵为宗主教的整个教廷的历史上也就这样一个特例,颇为容易招来他人嫉妒的眼神与各种议论,尤其是那些资格够老但身份又在其之下的。
.
所以如果他转过身,不难看见些或是嫉妒或是质疑的目光,隐藏的好与隐藏的不好的。然而这个年轻的宗主教完全是用半个后脑勺对着他们,这让一些老资格的教士们心头窝着一团火又吐不出,只能咬着牙闭紧嘴巴往肚里咽。而且张良身为④圣器者,所持⑤圣器更是之前一直没有出现的传说中的⑥圣餐杯,虽然没有展现特别强大的实际战斗力,但其象征意义不容忽视。
然而张良在教廷中是出了名的不怎么打理人际关系的存在,先前一直沉迷于对言灵之书研究的他根本就没有注意过暗地里的闲言碎语。当然因为他行事并不高调所以并没有树敌,所以即使不怎么去处理这些事情他也顶多会招来一些人的妒忌心理;而真正让他感到比研究言灵之书更困难的只有揣测女孩子的想法了……
所以在最初对于圣杯的信息与血族行动的思索分析中,尽管奇怪于那个特别的姓氏,他依然没有将那位小姐的出走失踪列入考虑范围。
.
塔楼的钟声响了。
.
清晰而明亮的金属撞击声在整个皇城回荡,像是平静而健康有力的呼吸,伴随着渐渐淡去的钟声慢慢变得悠长。当最后一声鸣响与大教堂沉重的大门被人合上的轰鸣敲击在所有人的耳畔时,老教皇抬起了他的右手宣判会议的开始。
.
“至少一名高位血族有觉醒的征兆。”
一直发着呆的宗主教终于扭过了他的头,将手自然搭在书封上,却也只是面对坐在教皇右手第一位——他的正对面的枢机主教,在已经没有钟磬余音的大堂里,用一句语气平静的话,达到了巨石砸向大地的轰鸣效果——一块千斤巨石砸在了在场每个人的胸口。
.
大抵与⑦<>中耶稣的那句“你们中间有一个人出卖了我”的效果类似,话音刚落长桌周围的人或是因惊恐而瞪大双目眼白泛起血丝唇瓣微张一时失声,或是怀疑而拉扯身边的人低声讨论但其苍白的脸色直接彰显了他内心的惶恐与寻求自我安慰的真相,或是一副不顾一屑的模样泰然自若倒也镇定只是不知其灵魂究竟是与外表一般还是已经抖若筛糠;自然,也有些坐的靠近门边因为困倦而昏昏欲睡,正努力支起沉重的眼皮根本没有心思去听张良所言的。总之这么多张脸,其各异的表情比起画中的十三人更为丰富,若是能够以画笔记录这一瞬怕也是一副对于人物刻画的经典之作。
.
然而张良根本就没有去关注这些,他只是稍作停顿,见教皇示意在座者安静后就将自己的已经算是得到证实的推测道出。
.
他眼前的镜片反光挡住了那双眸子本来的神采,同时也掩盖了情绪与思维的流露。
“从失踪者的数量上看,至少一名爵位血族将从沉睡中苏醒,回到时间洪流之中。”
仿佛在陈述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这话中不带一丝颤音与惧怕的意味,柔和的声线反而能够抚平因惊惧所导致的创伤。面色平静让人捉摸不透他真实的内心。
“我想,诸位都知道高位血族觉醒,那些吸血鬼都会为其准备‘祭品’,假设目前失踪的人都是被抓去充当祭品的话,大概足够迎接一位侯爵级的血族了。”
.
解释了为什么没有失踪者尸体的出现。
.
侯爵,爵位中最高的等级。血统能拥有爵位的吸血鬼是无法用简单使用银器与圣水杀死,必须使用圣器。而到了公爵级以上,则是被圣器洞穿头颅与心脏,也仅仅只是在沉睡个几百年的问题。可以说,高阶血族是根本杀不死的怪物。
.
枢机主教在张良开口的同时已经拿起了羽毛笔在羊皮卷上书写起来。
.
“而对于吸血鬼而言,那些‘高位’的觉醒,显然比那几座城更为重要。一个高阶血族的觉醒很可能带动另外几名同阶或阶位比起稍低的血族苏醒,如果发动圣战,我们与它们的力量差距只会更大。”
“按照上面的推论,目前那些城墙后应当是名副其实的空城,但如果能够保证阶位较高的血族顺利觉醒,那即使我们占领了几块地盘,也只是暂时的。仅仅只是在我们控制的范围内查根本不会有结果,派出血猎潜入血族领地搜寻才是上策。”
.
虽然所言定性为推测,但张良的语气中充满笃定。他缓缓转过头目光顺着长桌延伸,面向张张疑虑的脸,摆出证据。
“圣杯所盛时间,融入了‘德古拉’三字。”
.
枢机主教停下在纸面上疾驰的笔,将它置于桌上,起身宣读最后的决定。
-
注释:
①圣会:本文私设词汇,指代教廷最高等级会议,与历史无关。
②言灵之书:王者荣耀官方设定,这里取用其名字添加私设。特殊道具,所属方教廷由张良负责研究。
③拉斐尔:欧洲文艺复兴时期著名画家,尤擅画圣母像。
④圣器者:本文私设词汇,目前公布信息为持有[圣器]的人。
⑤圣器:本文私设词汇,目前文中公布信息为以欧洲各种神话传说或文学作品中的神器为蓝本的器物,添加私设。
⑥圣餐杯:即圣杯,传说盛过耶稣鲜血的杯子,传说中喝下其中的水能返老还童,本文以其为蓝本添加私设不采用以上传说设定。
⑦《最后的晚餐》中……效果类似:《最后的晚餐》为以故事为蓝本的绘画作品,其故事大抵为“耶稣得知自己已被弟子犹大出卖,大弟子彼得通知在逾越节的晚上与众弟子聚餐,目的并非吃饭,而是当众揭露叛徒。当耶稣入座后即席说了一句:“你们中间有一个人出卖了我。”说完此话,引起在座的众弟子一阵骚动,每个人对这句话都作出了符合自己个性的反映”(取自百度百科)。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