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

企鹅2653690263.本行演绎半调子文手画手.跳进历史深坑无法自拔x

[西汉组]-Destiny[宿命].皮肤向.主邦信.[叁]

惯例注意看注释.

tag若有不妥之处评论提出即删,另外我能说我想要小心心嘛……[心虚.

前两章地址见评论x我会说我已经写了五章但我目前只打算扔三章上来吗……

——————————————————

Part three[第三章]:决议.
.
“基于高位血族苏醒这个假设成真会导致的严重后果,教廷做出如下安排。”
.
那位身着红衣的主教伴随椅腿在地面上拖动摩擦的声音站起,尽管眼角已经爬起隐隐约约的皱纹,但其声音依旧中气十足。与先前张良的发言不同,张良的声音不大音量适中,然而因为教堂安静到落针可闻所以依旧可以保证长桌边的每个人都能听到他的声音。而枢机主教在宣读纸上的内容时声音似乎带着一种魔力;他的声音似乎不需要通过耳道,鼓膜与耳蜗然后再到达大脑,而像是直接在每个人脑海中响起,像是一个能够触碰灵魂的钩子将睡虫缠身的、惶恐不安的、心中打着算盘的人的精神全部拉回来,拉到他所要讲的话上。
“派出血猎潜入血族控制领地,寻找失踪者若寻得则将其救出;阻止高位血族的苏醒无法杀死则延长其沉睡时间;诸位主教同时也需注意自己负责教区有无血族活动痕迹或失踪者踪迹。以下是具体人员安排,有异议可以提出。”
.
然而在座的除开张良就没有一名属于圣器者的行列,而张良又是教廷上下公认唯一能够研究言灵之书的主教,所以基本上能够断定名单上的必定没有他们,所以一下子又有些怠慢起来——教皇老眼昏花,怕是看不清什么了。
.
枢机主教读着一个个名字,然而桌边也只有张良在内的少数几人似乎实在认真在听那些名字。
“韩——”
.
“我有异议!”
.
“信……”
没等枢机主教说完那个名字,在这空间中就响起了第二个声音。出自那位宗主教之口的它一如既往的平淡,音调稍有上扬,但怎么听都像十个温和的人强行让自己的声音带上几分生硬的冷峻。虽然听不出什么激动,但从他抢话的行为也能感受到他心中蔓延的焦急情绪。其实枢机主教并未把那名字拖长,只是张良几乎是在那“韩”字话音未落时突然开的口,这一下子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
“张良①卿,我知道韩信是你难得的好友。”教皇此时悠悠地开口了,将他因为布满皱纹而有些干枯的手掌覆上张良的手背,似有安抚其情绪之意,“但他是我们教廷最优秀的血猎之一,我相信他能成功完成任务。”
老人的声音充斥着慈祥,但这话听起来却有种说不出的怪异——“难得的好友”五字可是清晰的落入了每个人的耳中,这是摆明了私人因素。
.
所有人都在等待张良的回应。
“良不会因为这种原因而反对圣会的决议。”
.
其实大家都是明白人。
.
这时空中云彩顺着风吹的方向飘去,那在万里高空的白雾挡下了倾泄而下的日光,一时间因为在白天所以没有点灯的教堂暗了下来,透过窗户的微光与耶稣圣像前的烛火只能勉强照亮这偌大的空间。那滤出的彩光黯淡下来不再明媚,这大教堂一时间褪下了圣洁。
.
张良因侧对光源有半张脸没在了阴影里,看不清刘海下眉眼间所包含的情绪。他敛住眸光,声音恢复了先前的轻柔与平淡,但却像是刻意精雕细琢出来的,失了真实;被触碰的手并没有给出什么反映,甚至连片刻的僵硬都无迹可寻——尽管他此时不能在想把它抽出来,但基于这是对教皇的不敬行为,他还是忍下了。
然而也有人直勾勾地盯着那手,眼中满溢妒嫉。
.
“重言他曾多次与吸血鬼交手,甚至有数次进入血族领地的纪录,他那张脸对那群家伙而言算是很熟悉的,这项属于高度保密的行动,如果他被发现必定会使血族更加警觉,加大任务难度。”
.
字字有理。句句属实。见不着逻辑漏洞。
.
有些人难掩瞳中失望,然而仅是这一番话似乎无法改变什么。张良很快就收到了来自面前的红衣主教的反驳。
“正是因为他数次进入血族领地,他对吸血鬼的地盘才更为了解,也有潜入经验,更利于他去完成这一次的可以称得上关系人类命运的任务。”枢机主教在这顿了顿,将原先对着张良眼眸的目光移向教皇,“我想他会愿意接纳这个任务,且教皇殿下与在下都对他有着很高的期望。”
教皇轻轻的点头刺伤了一双琥珀色的瞳眸,使得那双眼的主人将它阖上,好像这样做能缓解那来自神经深处的刺痛。
.
浮云移开了,随着老教皇的站起阳光重新落进了大厅。
“让我们在此为我们的英雄们祈祷!”
他张开双臂,模拟着耶稣的动作向大家发起号召。有着冗杂装饰的衣摆扫过桌沿,背着那彩色玻璃尽显华贵。
这时他才像是一为神的代言。
.
所有人依着那话站起,椅子拖地的声音此起彼伏。
“祝他们胜利归来。”
主教们在胸前划上十字,动作整齐划一然而在大多数人身上却感受不到几分应有的虔诚,像是在走一个简单的训练流程。
.
“②阿门。”
-
注释:
①卿:中国唐代开始君王对臣民的称呼,这里设定为上级官员对下级官员的称呼或平级官员之间相互的敬称。
②阿门:基督教宗教用语,在礼拜或祷告是表示肯定的意思。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