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

企鹅2653690263.本行演绎半调子文手画手.跳进历史深坑无法自拔x

[西汉组]-Destiny[宿命].皮肤向.主邦信.[肆]

惯例tag若有不妥之处评论即删.注意注释.
虽然还有存稿但之后大概是周更x
世界观背景从第六章开始展开,第五章有些信息.本章属于过渡章节.本章信白信友情向注意.
—————————————————
Part four[第四章]:空城.
.
血族的城市上空不见红日。
.
乌云将湛蓝矇昧,没有一缕金芒能过穿过那厚重灰黄的云层,那浓郁的阴霾让人感到心头压抑。干枯的树干像是遭遇过一场滔天大火,扭曲交错着拼凑成一张张尖叫的脸,渡鸦时不时发出的哀鸣在枝叉间回荡应和呼啸而过的萧瑟风声,偶尔可见粘在木枝上的秃鹫的羽毛,它已经失了光泽有些蔫了,估计在那已有些时日。
“哦上帝,那帮吸血鬼究竟是怎样做到呆在这种鬼地方一辈子的,换成我不出三天没闷死也神经失常。”
.
李白的声音大概是成了这方圆几里中唯一鲜活的存在,大概是耐不住这里的阴沉寂寞在那感叹,亦或者是真正的惊讶。
.
这里是上一次圣战的战场,没有威力巨大的核武器,但这块区域就像是被神所遗忘一般,没了晨曦与黄昏。那云层让这里变的几乎分不出昼夜,几百年间一直是这样——即便是投在广岛长崎的原子弹也没有这样可怖的破坏力。
没有人类能长时间在这里生活,久而久之这块无人管辖的区域就聚集了许多血统最为低贱的吸血鬼,这里就被默认划为血族的领地。他们有些是不愿伤害自己的亲人而离开人类的城市,等待①第七日的来临。
然而新鲜血液对吸血鬼的诱惑是致命的,有些游荡到了人类的领地不是死于血猎的利刃圣水就是死于阳光对他们的灼烧;有些因为寻不到食物而干枯死亡,尸体的腐臭将以其为食的秃鹫引来;这便利了其他游荡在此的低阶,没有人类的鲜血便以栖息此处的鸦鸟秃鹰的雪为食以求苟活——不,这应当称为本能行为,那些低阶其实与丧尸无异。
.
这里像是没有墓碑的墓园。
.
这块交接区域,弥漫着死亡与诡谲的气息,时间流逝感微弱,令人作呕的味道缠绕在树干枝桠间,像是属于亡者的国度。于是,教廷将其称为“②尼伯龙根”。
.
“这里的低阶吸血鬼只是一群屈从于本能的怪物,不存在思想。”所以根本不会介意这样的环境——韩信开口,算是对李白话语的回应。
然而他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在叫嚣着这里不对劲,按照常理而言,他们两个大活人在这走动,应该早就被那些徘徊在此的低阶吸血鬼袭击了不知道多少次,然而这次迄今都没有遇上。要知道,他韩信上次追踪一个吸血鬼,在这片区域数不清被那群家伙骚扰了多少次,导致他老是被迫暴露自己的位置让他险些没能完成任务。
.
所以韩信将枪柄握得比平时更紧了些,蓝眸中满是警惕与严肃。他余光扫了眼李白的右手,值得欣慰的是李白将其放在剑柄而非酒瓶上。
.
平心而论这里的可见度并不高,因为没有有力的植物根系固定,随意挂过一阵风就能卷起褐黄的土灰,尽管微小但视线远处依旧像是蒙了一层薄雾有些模糊——而且这雾还有颜色。
所以直到近了些,他们才看清那林后已经漫起裂痕的城墙。上面的猫爪藤已经完全枯死了,有些无力的垂下脱离了墙壁,有些却依旧执拗的扒在墙体上,但已经缩水的叶片完全无法遮住那些扎眼的裂缝。
“这是血族边境的城墙?”李白将其上下打量了一番,不过为了以防有什么触发法阵,他还是没有动手戳它,“感觉稍微重物撞撞就会倒的样子。”
.
“它远比你想象的坚固,那帮吸血鬼总有些特别的咒术。”
.
说是潜入任务但他们是直接大摇大摆的站在城墙边上,不过在使用了教廷的③隐身结界的状况下,别人看他们的位置已久是原来的模样。
起初他们还小心注意掩藏气息注意探测法阵的魔力波动生怕被发现,然而久而久之他们发现即使在那片名为尼伯龙根的过渡段中都没有血族的影子,这城头更是干净的连一个守卫都寻不着,风的呼啸此时怪寂寥瘆人。
.
“我严重怀疑教廷这次任务把我们两个老前辈安排在一起这个决定的合理性,我觉得这次你这带着那个同样用枪的新人小子熟悉地形比较合适.”
.
城中的景象委实让人大吃一惊,至少它让韩信那双没什么情绪波动的蓝眼睛瞳孔微缩彰显惊讶,然后眉头锁得更紧了些,而李白——借这个机会表示我要喝口酒冷静冷静被韩信郑重拦下之后,抬手压了压帽檐,脸上浮现一抹凝重。
“隐身咒的结界挡不住烈酒的味道。”韩信说的义正严辞。
……也挡不住你们说话的声音。
然而上面这些都是次要的,因为什么酒味,什么声音,这里除了他们俩应该没人能闻到也没人能听到,完全不用担心会被发现。
因为,这座城里除了他们根本——
.
一个活物也没有。
.
沿街屋墙上的窗户比起人类城市不知要小上多少,而且窗檐都落了灰,显然没被清扫很长一段时间了。因为块区域没有阳光照射所以其实算得上是聚集了那些普通血族,他们在吸血鬼中算得上比徘徊在尼伯龙根的高贵,但只要是白日能力就会被封印,所以这倒像是个人类小镇,住着血族中的平民阶层。然而现在,这里变成了一个空城。
.
“距尼伯龙根远一些的地方都是些大大小小的庄园,那里的主人基本上自上次圣战结束就陷入沉睡,几百里无人完全是正常现象。但是如果不是我的记忆出错的话,边境反而是普通血族最为密集的地区。”
能住上庄园的,最少也有个男爵的阶位,而近年来唯一苏醒的男爵就是死在了韩信的枪下,那双鲜红的眼睛在化作灰烬的最后一刻已久带着对人类的鄙夷与不可置信,瞳孔中的惊愕彰显出他无可救药的愚昧,他似乎想要开口怒骂,又或者是作为撒旦的信徒向其祷告。然而特使只觉得恶心,不管是对那身贵族装扮或是最后的眼神,于是特使拔出插在吸血鬼胸口的枪尖,没有多留下一个眼神。只有冬雪上的鲜红能证明亡者的存在。
.
那个可怜虫可能是上次圣战结束后血族第一个醒来的男爵,也是最早被撒旦带走的高阶吸血鬼。
.
韩信和李白花了三天翻遍了这座主城与边上的两个村庄的每个角落,都没有找到一个人影。进入血族领域他们是没有带信鸽的,所以也无法联系其他组的状况只得继续沿着路线行动。
起初,他们还持续着地毯式搜索,但发现这无比耗时且毫无所获,所以韩信想起了那个被圣杯证实了的推测的内容。
“高位血族苏醒的祭品。”
也就是说,应当去那些暂时无主的庄园才对。
.
然而人类从来没有大规模进入过血族的领地,他们手上的地图是在那些吸血的怪物没有降临到这个世界上之前所留下的,现在的地图,除了标注了几个边境城市的位置之外,内部只剩外围一个轮廓以及山脉与河流的标志,还有一个意义上的都城。韩信和李白所要搜寻的路线也只剩简单勾勒附以文字解说,所以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哪里都有那些庄园。圣杯给出的信息为“德古拉”,教廷明白这是一个爵号,但没人知道这个吸血鬼究竟睡在哪个④倒十字下的棺材里。
“哦……德古拉,某种意义上这可是个叛徒的名字。”李白抿了抿唇,实际上这是他叼草根时的习惯性动作——他在思考事情的时候总喜欢叼根草在嘴里,“那么,你知道哪是他的地盘吗,特使大人?”他的肘搭上教廷特使的肩膀,用上扬的语调道出那不带敬意的敬称。
-
注释:
①第七日:文章私设,普通人被吸血鬼咬后如果没有立即死亡会逐渐出现渴血,畏光的普通吸血鬼的症状,第七天之后彻底变成只懂吸血没有神志的怪物,力量比一般人稍强弱于普通吸血鬼,所以被列到了最低阶血族的行列。(一般吸血鬼不认可它们为同伴)
②尼伯龙根:北欧神话中的“死人之国”。
③隐身结界:教廷方的咒术,可以理解为魔法一类的东西。效果是欺骗别人的基础视觉,能够使别人看不到结界内施术者制定物品(可指定施术者),但也只能欺骗别人的视觉,无法屏蔽声音、气味和热量,且进入结界则结界对你失效。
④倒十字:冷门知识所以列出来一下,倒十字代表撒旦。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