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

企鹅2653690263.本行演绎半调子文手画手.跳进历史深坑无法自拔x

[西汉组]-Destiny[宿命].教廷paro.主邦信.[伍]

沉思片刻选择篇后再废话,先正文.
伯爵第七章出场,有依旧有信白信友情向.李白本章下线.
———————————————————
Part five[第五章]:冥月.
.
天空上的云层渐渐薄了下去,可以透过缝隙看见天空的颜色和穿过其中依稀的光束,视野中出现的鲜嫩的绿色昭示他们已经远离了那段过渡区。
“现在是白天啊,运气真好。”
连续几天都闷在那让人分不清昼夜的云层下令人倍感郁闷,按照李白的话说就是我现在连喝酒的心情都没有了——这个家伙都觉得他随身带着的酒壶里的东西没味道就可见失态严重性,虽然基于这次任务的重要性他倒不会立刻罢工——但尽管他这么说,那瓶里的东西已经基本见底了。
.
“血族的阶位越高,阳光对其的影响力便越弱,而那些有资格拥有一片土地的家伙,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城堡周围都是枯木黄土。”
“我上一次伏杀那个男爵的地方距那鬼地方不算远,大概也就离那普通血族的聚集区有一段距离。”
.
基于这两个信息,在他们翻遍了最早到达的城市之后,十分干脆的放弃了教廷开始要求的及其浪费时间的搜查方式,决定直接去伯爵阶位的庄园“逛一逛”。
男爵的地盘最为靠近边境,那么也许根据爵位的分级,就能大致确认一个范围,然后沿着简略的地图的线路直接略过中途的所有庄园将时间花费在他们圈定的范围内,之后再分头搜查就能节省不少时间;如果按照原来的计划赶不上那个伯爵的苏醒明显就得不偿失,甚至可能导致在血族境内的血猎全部丧命。
“那帮脑子全部用在争权夺利上的老家伙。”韩信是这样评价的。
.
他们又走了五个昼夜,然而这一路上他们依旧没有见到过一个吸血鬼的影子,为了保险起见特使和范海辛轮流使用隐身咒,尽管似乎没有什么必要。
.
“根据我们行进的速度计算,应该快到了。”
这一路简直顺利的不可思议,没有碰见守卫甚至没有哨岗发现他们(因为塔楼上根本就没有负责警戒的哨岗),甚至没有触发任何一个警报法阵,让人怀疑那些吸血怪物一夜间死了个透彻。
.
他们的脚步停下了。在算不上高的城墙前。
.
几乎同时,不分先后,伴随着下意识的抬手拦住对方,抬头,然后瞳孔一缩,立刻屏住呼吸,死盯住城楼一角。隐身咒只能掩盖他们的身形,然而没法掩盖他们的脚步声,呼吸声,以及——皮肤下流动的新鲜血液对吸血鬼而言香甜的腥味。
“你看到了吧。”
城头一个黑影一闪而逝,虽然相距甚远,但两人都注意到了其中藏着一抹的玫红色的光。然而接下来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他们没有迎来利刃或是獠牙,那个黑影的出现似乎与他们无关。
然而那拂过面颊的风似乎捎带上了一些玫瑰的香味,大概是因为距离较远的缘故鼻腔中对气味敏感的细胞只能感觉到一丝,不过足以证明这庄园是有人打理的——至少路过的那些,他们园中的花卉大都已经烂在了泥土中,倒是长了不少种的野草,如果不是矗立在那的城堡与围绕着领地的城墙以及那些已经冒了杂草的石路的砖缝,很难想象这曾经有着烂漫胜景。
.
两人的眸中已经漫开了兴奋神色,尽管如此,其中警惕依然未褪反而更加显眼起来。因为很明显,先前的选择是正确的。他们找对地方了。
.
李白剑鞘的口隐隐有银白色的光泄出,隔着那鞘似乎也能感受到剑身的嗡鸣;永恒之枪的刃尖也泛起了金色的光晕。圣器在预警。
“爵位级。”
韩信的目光扫过枪尖,启唇吐出三个字。
“①上次也出现过,不过这次会稍强一些。”
然而范海辛却并没有紧张起来,也许是担心以后就喝不到酒了他仰头讲瓶中的东西灌了个干净,一脸潇洒坦然就差一顺手将那空瓶子向后抛去——之后落地的声音清晰地响起——好在他又把酒瓶别回腰间。
“那么按照约好的,你负责找吸血鬼,我负责找人。”
.
愿主保佑,一切顺利。
.
韩信深吸了口气,他知道对吸血鬼而言如果一个人的情绪波动越是剧烈那在皮下流动的鲜红液体的香味越是腥甜,所以他需要保持自己的情绪随时随刻都能平静——所以李白那个几乎处于兴奋状态的家伙负责寻找失踪者的任务。
所以在他进入那属于某个伯爵的领地时,瞬间的昼夜切换以及天幕上逐渐重合的双月也没让他发出一声惊叹,先不说在城外时还正直正午时分,那空中的大火球散发的光芒灼眼得很,就算只有那圆月,也能称得上是异了。但特使将双唇紧闭,不容许自己发出一丝声音。
映在蓝眸上的红使那双深邃圣洁的眼睛染上了一抹妖冶。
.
红色的月亮叠在了原先应是皎白的圆盘上。没有完全重合,但有逐渐合二为一的趋势。
.
“②永恒之枪?”
.
这个属于年轻女性的声音中带着些惊讶。韩信只能看到一个黑影站在那哥特式城堡的尖顶上,背着灿白与血红交织的光。宽大的裙撑撑起了那华服的形状,裙摆迎着夜风摆动着。
紧接着是皮鞋踏地的声音,鞋跟敲击石路,声音一下一下回荡在夜空下,锋锐而冷清。她用手中的黑色阳伞充当手杖点着地前行,裙裾倨傲,眼角带着尊贵的气质。
“我不记得四百年前是由上一任教廷特使封印的德古拉,不管是教廷或是血族的文献上都没有这个记载。”
“阿尔忒弥斯小姐?!”
.
韩信的瞳眸中闪过一丝惊愕,但更多的是疑虑。他显然注意到了那位洋装姑娘玫粉色的双瞳,但以他的记忆力是不会记错名单上的内容,他有这个自信。
“我的名字是露娜——你应该会记得。”她脚底漫开由鲜红勾勒的法阵,其中穿插的荆棘花纹呼应着裙上的玫瑰刺绣,“是代表③赫卡忒神志的露娜,并非露娜·阿尔忒弥斯。”
她将右脚向后退了一步,下一秒,剑芒袭来。
.
“冥月女神说,她的神域不欢迎教廷的人。”
.
露娜手中的阳伞如利剑,挥舞带出的红色月牙击打在永恒之枪上发出的是金属碰撞的声音。白皙的藕臂带着少女的纤弱却蕴含着难以想象的力量,尖锐的伞尖在石面上留下道道刻痕。
“神降领域需要大量魔力支撑,它的存在就让整个血族境内的法阵失效——甚至,施术者之外的任何人使用咒术都会被其吸取所以你们教廷的一切魔法咒术在她的神域里都会失效而化为其能量源。”
“啧。”
咋舌的声音紧接着那名女性血族的话音响起,特使后昂躲过了扫踢来的小腿,束在脑后的马尾因为惯性扫过露娜玫粉色的眸前正巧阻拦了她部分的实现,以右脚为轴将身子一侧送出枪尖直取对方脖颈。然而攻击未果,洋装小姐脚下似乎踩着华尔兹的节奏鞋尖点地转身,裙摆勾画圆弧像是万花镜中的图案,利刃没有在那皮肤上留下任何痕迹,而她步履依旧优雅。
“你还是放弃你的使命吧,女神不允许任何阻拦伯爵苏醒的因素存在。”
玫粉的虹膜中晕开血红,少女腕上的铁饰闪过耀眼而危险的光,鲜亮无比的颜色却衬得那黝黑的瞳孔更加涣散了。
.
“既然是使命,如何放弃。”
特使额上细密的汗珠可见他此时并不轻松,此时甚至是圣器本身带上的一些法咒都失了作用,永恒之枪上的金芒黯淡与月色。他基本是以自己的战斗技巧与血族对抗。
.
只有这几下交手下来身裹哥特礼装的血族女性看似娇弱的躯体中藏着更甚男爵级的力量,这源于那青色管壁下流动的冰冷血液——它更为高贵,至少比男爵高上了一个阶位,尽管这曾经是一名人类的躯体。此时他们谁也奈何不了谁,但韩信知道自己没有时间耗在这。
他需要去阻止一位吸血鬼伯爵的苏醒,将圣器的利刃洞穿那还在棺材中做梦的血族的心脏,在他毫无意识的情况下;这是最保险的做法。
上帝没有给他多余的时间和面前这位吸血鬼女爵纠缠,他得尽快到墓地去。
.
枪尖划过洋伞黑色的伞面却迸溅出炽白的火花,特使附身放低重心做出伸腿绊人的动作,覆盖这铁甲的鞋面击打到了少女的小腿肚在上面留下红痕,长枪虚晃余光成功看到了露娜忍痛闪躲的脸。快速移动带过的风扬起发丝舞动,与上挑的眼角一般张扬。
屋檐下倒吊的蝙蝠惊起飞向夜空。
.
在到达胜利之前,无法回头。
-
注释:
①上……出现过:指上次韩信成功击杀血族男爵的时候枪尖同样亮起。
②永恒之枪:韩信所持圣器,北欧神话中主神奥丁的所有物,传说“只要投掷出去必定命中目标”。文章有依据传说添加私设。
③赫卡忒:阿尔忒弥斯有时被描绘为手持圣火,这种情况下,她被认为是赫卡忒,代表进入冥界的月亮,是幽冥、夜晚、鬼魂、和魔力的女神。
———————————————————
tag若有不妥之处回复即删.
摸不着头脑是正常现象,要说开始韩信也是懵的buni
全篇唯一知道内幕的就是身为内幕的张良pei.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