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

企鹅2653690263.本行演绎半调子文手画手.跳进历史深坑无法自拔x

[西汉组]-Destiny[宿命].教廷paro.主邦信.[陆]

本章露娜下线伯爵上线x
改篇后废话.
———————————————————
Part six[第六章]:枷锁.
.
然而那一脚并不能对露娜造成什么影响,血族天生的强大恢复力使得那块细嫩的皮肤重新恢复到原样。两种不同的脚步声交错着,穿过花园的铁门,带过的风吹落花瓣上的露珠。特使终于见着了在城堡的窗后,在瞭望台顶的一双双属于血族的红眼睛,然而它们的主人似乎并没有出来插上一脚的打算。
.
“停下!”
.
那两个字带着不容抗拒的意味,随着话音一起响起的是铁甲被撞击的声音。韩信早在那弧形剑芒袭向他之前感受到了脑后的劲风,侧身试图避开,但他低估了那剑芒的速度——月牙的侧锋蹭着他的胸甲划过,在那个代表教廷荣耀的金色十字上留下一道白痕,剧烈的摩擦使炽白光芒在韩信胸前亮起一瞬,在刮痕处留下一道新月印记最后斩破古堡的窗栏将一名吸血鬼的身子拦腰截断,鲜红的冷血溅落在看起来十分昂贵的毛皮地毯上,在月光的映照下更添几分诡谲。
“疯子。”
.
韩信暗骂一声,他简直完全无法理解这群血族的思维模式,对至少算是同类者如此不管不顾,跟对待一个微不足道的摆件一般。
.
然而这件事并不能说明城堡里的这些血族不需提防,尽管面前名为露娜的女爵就让他完全没有精力抽身去对付其他敌人,只能全神贯注的去迎战。
“月神不允许你阻挠德古拉的苏醒!”
黑色的洋伞晕开紫红幽光,伞尖映着月光对向韩信胸前的月牙印记其间似乎连着一条丝线。特使知道这是锁定能力的印记,枪尖一挥直接迎上了对方冲自己而来的锋刃。
然而那个新月印记实在是个麻烦东西,虽然是个一次性消耗品,一旦被那把伞击中就会在伤痕部位留下又一个印记,和牛皮糖一样粘人的紧,既不能保证速战速决后还有能力应付其他潜在威胁,又没办法甩掉,她似乎能好不费力的移动到带上了新月印记的地方。
.
韩信且战且退,将战地向城堡后的墓地挪去。然而露娜也能看出他的意图,不过在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的情况下,她的阻拦不了韩信,只能指望能够多拖一会,或者直接将他击杀——
.
韩信身上许多处都挂了彩,胄甲上有多处或深或浅的凹陷,长时间的战斗让他稍有些体力不支,尽管对方的状态也不见得很好,精心束起的秀发有些蓬乱,衣角破损,丝结也松了些,然而血族的体质让露娜丝毫不见倦意,攻击反而愈发凌厉。
鲜血从特使的伤口中流出,香甜的气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随着时间推移他因为喘不过气与失血有些胸口发闷,他清晰的认识到现在必须想办法到达墓地,不论用什么方法。
心下思量,韩信停下了脚步曲膝小腿发力跳起直面从上方刺下的伞尖,用枪柄抵住伞身右手用力想变换枪身方向将对方挑起,然而露娜在空中一个回身裙摆回旋将膝盖猛的击向韩信腹部。
.
“咳!”
.
韩信听到耳畔玻璃破碎的声音,碎块锋利的侧刃划破了没有铁甲保护的脸颊,带着血液的红色在空中划过。尽管隔着腹甲但正面挨了子爵级血族的一级后传导至神经中枢的痛感还是让他整个人疼得七荤八素,因为是腹部受机胃肠扭曲的感觉使他咳嗽出声,然而他依旧保持着头脑清醒。
——成功了。
双方都是这样想着的。
.
女爵看到了自己的血液顺着金色的枪柄流下,眼睛逐等大到了眼角几乎开裂的程度。
.
伞尖洞穿了韩信的右肩,像是个钉子将他钉在了后院中央的倒十字上。黑色洋伞被鲜血浸染泛着隐约的暗红。
.
韩信本就计划借露娜的攻击到达那个倒十字的位置,所以特意留下一个破绽,控制住对方手上足以致命的利器保障自己的性命趁着二人都在空中时将身子向左偏去同时撤去了用于对抗洋伞的力,右手一拉枪尖调转刺穿了对方的左胸,同时也精准的穿透了心脏。
少女的皮肤从手部开始腐败,黑斑在白皙的皮肤上逐渐扩散,白骨露出被风吹散成灰消失殆尽。
“果然……还是不行吗。”
露娜唇角溢出的鲜血滴在了残破的铁架上,但她的瞳孔丝毫不见涣散反而带上了清晰而锐利的仇恨。她附身将唇凑到特使耳边,话语轻细而透着诡秘。
“你好奇为什么我让你放弃吗?”
她的声音像是巫师低声诅咒时的呢喃般空洞,又像是荡漾开的水波击到岸边带着回响,激荡在记忆的壁垒上;其中透着自嘲与哀伤,一如现在从天空中洒下的月光。
.
“神给每个人都带上了名为宿命的无形枷锁,凭借凡人的力量无法永远将其挣脱。它扣在每个人的脖颈上,牵制我们的行动,让我们的命运无法偏离注定的轨迹——像是一场写好了剧本的木偶戏。”
“神明都是一群吝啬的家伙,他们恶劣,无耻,人面兽心,享受你们的虔诚但又不愿意慷慨的给予我们它们所拥有的力量。”
.
她的语调愈发高昂,用还算完好的左手撑起身体,在死前给予神恶毒咒骂,于此同时天空中白月的部分不断减少,散发的光辉血腥色彩逐渐浓郁。
.
“我注定死于能使德古拉再次陷入沉睡者之手,以生命献祭与冥月神域以确保德古拉的苏醒,所以伯爵也注定会苏醒,而冥月女神告诉我,你也注定死于伯爵之手。”
她的身上的腐斑已经蔓延到了肩膀,逐渐爬上颈部,脸颊,原先姣好的面容不复存在,她仅存的清明双眼对上了韩信毫不掩饰的怀疑,眸子微弯闪烁起讥讽与嘲笑。
“赫卡忒不允许我放你通行,我只是她神志的投射,无法违逆她——所以我为了自己劝你放弃——这是我能够为自己做的,最大限度的事。”
.
她的颅骨已经显露,嘴唇与舌头也已尽数腐烂消失,但那她的声音依旧在这墓地上空响起。
.
“你没有离开,就是最好的证据。”
.
她的存在化为了虚无,连同扎在韩信右肩上的洋伞一起。
于此同时,凌空上的异色双月重合在一起。与在教廷时白鸽从广场上飞起的声音类似,在这是那栖息于黑暗中的蝙蝠在扑闪翅膀,黑隐冲向月轮带着人类无法听到了叫声,昭示不详。倒十字之下隐有低沉笑声响起,混杂在先前蝙蝠翅膀带出的声响中,听不真切。
———————————————————
悄悄问一下有谁在贴吧上看到了的xxxx这的更新不同步x
本章信息量较大?
下章就能打邦信良tag了……没准邦信白良x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