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

企鹅2653690263.本行演绎半调子文手画手.跳进历史深坑无法自拔x

[西汉组]-Destiny[宿命].教廷paro.主邦信.[拾]

除夕夜更文嘿嘿嘿——

惯例tag不妥之处通知即刻删除x

——————————————————

Part ten[第十章]:重温初见.
.
蝙蝠这种夜行生物总是在阴影中活动,穿梭过月光投射下的斑驳树影,倒挂于屋檐下,收拢双翅掩藏眸珠中的红光。然而在预言故事中——它也曾被阳光眷顾。
.
时隔八百年。
.
尽管那是作为见风使舵这种恶行的反面教材,但在一些方面它也恰巧透着一个人的影子,他曾是教廷的圣光,所持代表神权的悬顶之剑在圣战的战场上立下赫赫战功,但那柄圣器已沾染了血气,与那双明朗的蓝眸一同变了模样,仅有鲜少几名命运的丝线被①命运三女神联结起来的那和达摩克利斯之剑本任主人有着无法割舍的羁绊的人能够看透圣剑血红的伪装。
照理那以血为食的黑暗生物无法接触教廷的圣物,所以正十字架就成为了最便捷的通行证,不在特殊时期想要穿过各个关卡几乎是畅通无阻的状态。那个组织所代表的是信仰啊——许多人是这样相信沾着的。
.
这让那换上曾经的面目的伯爵在心底暗讽愚昧,就算换上一副人类模样阳光还是会让吸血鬼体制的他感到不适。他厌恶那颜色但又谈不上恶心,带着暖意的温度陌生且熟悉,指尖抚过肩饰鹰兽,神经能清晰感受到每一缕雕刻而成的羽毛的缝隙纹路,他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去弄出这样一套行头,去还原那早被自己丢进火炉焚烧殆尽的属于教廷的衣物,当然很多细节也差不多忘干净了,所以整个行装比起当初简约不少,之前是繁华气派的骑士战甲,而少了那些闪光的铁甲便收了锋锐带上了些许文质像是个普通教士,然而那金发蓝眼实在太过耀眼夺目。
所以他在路上被个不长眼的吸血鬼盯上了,这让伯爵阶位的德古拉极度不爽动了折磨人的心思——如果那个瞎子没有被正在巡查的特使一枪毙命的话。
.
这才真正算是刘邦与韩信的初见。
.
与过去的形式截然不同,但同样的两个灵魂没有改变,碰击产生的共鸣频率依旧,只是双方怀揣的心思悄然变化着,不过相对而言仍旧是一个目的单纯一个目的不纯。
——哦!实在感谢那个有眼无珠的家伙!
他那双蓝眸一瞬间亮起雀跃神采,也就没太计较什么,反正都化成灰消失了。
.
目的不纯的那位的喜悦倒是单纯的,得多亏当初背下的圣经与一些条例,扮演一个教士对刘邦而言简直信手拈来。他这一趟并非心血来潮而已有计划预谋,但能这么快碰上韩信绝对是意料之外的事。而且相处得十分顺利,虽然比起四百年前着实差了不止一点,不过伯爵倒是把能和范海辛相比定成了个小目标。
“刘季。”
他用的是这个名字,可不是随口胡诌那不是他的风格。他为了自己目的可是废了一定心思找一个合适的人,让他人间蒸发然后自己替掉那个身份,这结果十分完美,至少达到了德古拉那挑剔的标准。
伯爵在动手前原来是打算给那现在早就被毁尸灭迹的可怜且无辜的家伙一个痛快,至于为什么后来打消了这个念头,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可能是因为那张和自己曾经有八成相似的面容以及明显用于添补空缺的作用,反正根据那些信息伯爵当时是一把给人扣上了伪劣品的帽子,然后一把把人扔进了尼伯龙根。这是种非常方便的毁尸灭迹的方式,等人失血而死后尸体吸引来的秃鹫就会把干瘪的尸身啃食至面目全非甚至可能只剩一副白骨。
补充说明,伯爵一点不觉得他“可怜且无辜”。
.
刘邦毅然决然地把原先计划内身为一个吸血鬼伯爵该做的事情搁在一旁,以他对那昆古尼尔持有者的灵魂的了解,配上适当的死皮赖脸他这几天基本上就是充当个牛皮糖;韩信则是意外地觉得他们性格能合得来——李白听张良说了这件事之后心理极度不平衡,但后来转念想到四百年前的事情倒也觉得再正常不过了。
.
“他们三人之间的命运牵扯,可能即便是主也难以解开。”
这是来自加百列的评价。
“兴许算是自讨苦吃自寻烦恼?”
.
不论原先的计划如何,伯爵自认为自己的那些泛滥成灾的私心不会造成什么影响,他享受三人一同的时光,甚至寻到了百年未触到的归属感,尽管他明白持有圣杯的张良大概早已看穿,然而在张良私下找他之前他并不明白教廷的宗主教为什么没有揭穿反而持半睁半闭的模糊态度。不被上帝且不被撒旦接纳的德古拉需要面对的也许会是来自神明的报复,与他所亲近的灵魂就也理所当然地成为了首要对象。
-
注释:
①命运三女神:出自希腊神话。作为宇宙混沌之初最早产生的神,命运女神负责掌控包含泰坦十二天神及奥林匹斯十二主神在内的整个欧洲神话系统中所有神的命运,同时也支配着每一个凡人的命运,是能量最为强大的天神。她们的任务是纺制人间的命运之线,同时按次序剪断生命之线。(摘自百度百科)

评论(4)

热度(26)